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毕殿龙台海时政评论

民主的进步因为有了你的参与

 
 
 

日志

 
 
关于我

两岸著名时事评论员,评论在新加坡、香港、台湾媒体,以及国内多家大型网站多有发表。所发台湾评论文章经常被台湾新闻网推荐到首页,并长期受到台湾高层人士的关注。马来西亚、新加坡、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菲律宾等华文媒体也常刊登、转载。输入“毕殿龙”、台海评论家,均可搜索到。E-mail:py158d@163.com QQ:1123133051接收独家评论约稿及演讲、讨论、参访等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台湾“立法委员”有犯罪和关说豁免权吗?  

2013-09-29 16:48:54|  分类: 台湾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进党在自己党庆之时,放出一重磅炸弹,说“立法院”总机电话被特侦组监听。蓝、绿“立法委员”纷纷大骂,说特侦组是没有牌照的特务,这是特务治国。非法监听难道比陈水扁时代还要肆无忌惮?事情严重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这一部份,各国各地区对议员赋予的权利不同,不能坚信自己认为的都是对的。但基本常识判断,这也要分是主动监听还是被动监听,是短期监听还是长期监听,是有票监听还是无票监听,监听的目的是爲了什么,监听的对象是个人还是群体。如果因为明知道“立法院”有犯罪活动在进行,是不是也不可以监听?如果是这样,黑帮老大一定都要去选“立法委员”。那样可以在“立法院”,用公用资源指挥犯罪,又不必担心被监听。


“立法院”的电话监听是否违法,最后认定的结果不管如何,这下“立法委员”可能以后觉得在“立法院”,利用公家资源乔事情,也不会是那么安全了,有些委员的恼怒是可以理解的。轻松一点的心情想,如此一来,如果弄清楚,只要是司法机关合法获取票证,也是能够对“立法院”里的特定对象进行监听。这样至少让很多议员可以有更多的心思审议和听报告,也不见得都是坏事。

“立法委员”有没有犯罪的豁免权?或者不被调查的权利?无论有还是没有,都应该将重点放在是否非法监听,非法监听不但“立法院”不允许存在,其他地方也不允许。


另外,特侦组即使存在非法监听,是否都一定和马英九扯上关系?即,这些监听是否马英九授意或鼓励如此?再就是,非法监听按照毒树之果理论,不能作为办案的合法证据,但对偶然知道自己党员陷入司法个案关说,各党是否有权党纪处分?那些以滥权监听,以及马英九比关说犯的错更大为由,对关说案置之不理,本就不应该混到一起。


转移焦点只能一时奏效,最终还会落到,监听是否非法监听和是否马英九指示监听?关心还是关说?等实质上来。马英九发表对关说个人的意见,国民党做出对王金平的处理,怎么能够简单归结为马王之争,而不是王金平和国民党之间的纪律处分和被处分?即便处分程序也许不尽完善,但那也是应该党内申诉的问题。


有些政党和个别政治人物,做错事将几项内容混到一起,以减轻公众对自己的谴责,是可以理解的,就像允许罪犯给自己各种辩解一样。但做错事即便不正面认错,至少要低调有些内疚和悔意,而不是义正词严地扮英雄。比如,即便黄世铭再有错或有罪,柯建铭也应该知道收敛和回避,而不是第一个上台借国会神圣殿堂挟私报复和在同事配合下套问和自己有关的个案。否则就是堆公众智商和社会道德良知底线的挑战。如果“立法委员”自认为高人一等,自己应该享受法外之法的关照,将合法监听叫做没有牌照的特务;一些人作威作福、互相掩护下去,难道就不怕民众称之为有牌照的政治流氓?不过天阴偏逢连夜雨,监听风暴的确让马政府更加风雨飘摇。

毕殿龙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